alexagrace小女十六岁

一家三代的“襁褓”記憶

時間:2020年04月22日 作者:郝亮亮 信息來源:本站原創 點擊: 字體:

從1978年改革開放到1992年鄧小平發表南巡講話,從2010年中國GDP躍居世界第二到2019年中國人均GDP超過一萬美元。中國改革開放幾十年來取得的成績舉世矚目自不必多說,那麽作爲一個偏僻山區農村的一家人身上發生了哪些變化呢?

我的二舅是1976年出生的,那個時候呀大家都很窮,家家戶戶點的全是煤油燈,燈油很貴,只有我外婆做針線活的時候才會點著,幹完活就滅了,那個時候是沒有“夜生活”的。我二舅剛斷奶的時候沒適合小孩吃的東西,沒有燈就早早睡,但是冬天的夜晚太長了,長的孩子等不到天亮做飯,所以我外公每天夜裏睡覺前都給我二舅燒一顆土豆,由我外婆一口一口喂著吃。過了一個月,每天半夜等不到淩晨我二舅就開始哭!吵得全家人不能睡,小孩只要不生病,哭鬧多半是餓的,果然再給吃點什麽,孩子就不哭了。久而久之外公漸漸懷疑是不是我外婆偷吃了那顆烤土豆……外婆將此視爲奇恥大辱!一個母親怎麽會偷吃自己孩子的食物!但在那個饑餓的年代,外婆的話卻沒有多少說服力,于是外公決定自己喂。結果不出所料,二舅在當天半夜准時開哭,這下外公沒話說了。第二天晚上外公烤了兩個土豆,我二舅全吃了,結果一覺睡到天亮……原來就是孩子餓了,一個小小的土豆已經不夠一個嬰兒熬過漫漫長夜了!但是我二舅依然沒能每天晚上吃兩個烤土豆,因爲,家裏的土豆不夠他一天吃兩個!

我媽比我二舅小三歲,1979年出生的她已經沒有挨過餓了,五谷雜糧,填飽肚子已經不再是問題。我媽說她小時候每隔四五天,我大舅就用燒熱鐵勺炒一個雞蛋給她吃,那是她最喜愛的食物。

到90年代,我和我姐出生前父親就買一只奶羊,那時對于一個農村家庭來說奶粉還是比較貴的,買只奶羊做“奶媽”最劃算。當然奶粉我們姐弟也喝過,一直到3歲以後才漸漸斷奶。相比我二舅1歲的嬰兒吃烤土豆都吃不飽,我們已經不知道幸福到什麽程度了。

但是等到我姐姐去年生我外甥,刷新了我對育兒的認知。普通的奶粉已經無法滿足一個家庭對孩子的寵愛了,補充各種營養的兒童奶粉,動辄幾百上千,品類衆多,看的我眼花缭亂。我想家裏有孩子的人們都能理解現在育兒是多麽艱辛的一件事。

从1976年的烤土豆都吃不饱到1995年的奶羊“奶妈”再到2019年的补充各种营养的儿童奶粉,我想从我们一家三代人的“襁褓”记忆就能清楚展现改革开放这几十年来祖国人民取得伟大进步。(神木分公司小保当运营中心  郝亮亮)


上一篇:請把安全帶回家
下一篇::沒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