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grace小女十六岁

致同胞

時間:2020年02月10日 作者:孫荻凡 信息來源:本站原創 點擊: 字體:

愛的同胞們:

截止2月9日24時,全國現有確診新型冠狀病毒肺炎35982例(其中重症病例6484例)累計治愈出院病例3281例,累計死亡病例908例,累計報告確診病例40171例,現有疑似病例23589例。

2020年伊始,因爲新冠肺炎的原因,我們渡過了一個“特別”的春節,全國人民宅在家裏過年。一開始,“新冠肺炎”這個名字聽起來似乎不是什麽嚴重的病,肺炎嘛,比感冒嚴重一點,吃吃藥、打打針就好了,但是沒想到,從一開始的不被重視,到突然劇增的感染人數、死亡人數……病毒夾雜著恐懼一下子席卷而來。

我還記得公布武漢封城的那天,突然覺得害怕極了,“封城”這個詞我似乎只是在曆史上瘟疫爆發時聽到過,沒有想到在現代醫學如此發達的今天也會出現。出門戴口罩成了和穿衣服一樣重要的事情!一時間,電視上、網絡上、廣播裏……全都是關于這個病毒的事情。有真相、有謠言,更多的是人們的恐懼。

武漢,是一個有過英雄的城市。可在現在,一時間,武漢人被驅逐、謾罵,人們提到“武漢”有憎恨、有鄙夷、有恐懼。除了少數偷吃野味,引發這場疫情的源頭、隱瞞身份,到處亂逛散播病毒的人,我想說的是,大部分無辜的武漢人,不要歧視他們,他們也是受害者,他們是我們的同胞,病毒才是我們的敵人。

我的丈夫出生在武漢,小時候就隨父母來到陝西,算是半個武漢人吧。在大年初三的晚上他接到單位的通知,陝西要建“小湯山”醫院了,由他們公司承建,因爲孩子才半歲,那兩天還感冒了,這是孩子第一次生病,他害怕我不同意他去,當天晚上他就偷偷的瞞著我報了名。第二天我知道了後我們一家就立即准備從銅川啓程趕回西安,這是爲國家爲人民貢獻力量的光榮時刻,尤其是作爲一名共産黨員,我又怎麽會阻止!就這樣,從回來的那一天開始,他每天早上8點就趕去高陵,晚上回家的時候要在門口消毒十幾分鍾才敢進家門。前天他一回來洗完澡直接鑽進另一間臥室,告訴我他可能發燒了,讓我把測溫儀、水、晚飯放在門口,他要自我隔離一晚上,說實話我當時擔心極了,半夜帶著口罩進去房間兩次測他的體溫。還好,一夜正常,第二天他的感冒症狀完全消失,他才解除“警報”。今天是正月十五元宵節,我還在等他今天晚上趕回來一起吃晚飯,明天陝西的“小湯山”醫院就要竣工了,我爲我的丈夫感到驕傲!

我的母親是一家三甲醫院的呼吸科主任,2019年的年底她辦理了退休手續。這次,她所在的醫院收治了3名來自武漢的新冠肺炎感染者,在我們一家趕回西安的第二天她就又回到自己的崗位,這個特殊時期,她們在崗的人員手機都是不能使用的,每天只有下班以後才能和她的小外孫視頻一會兒。昨天視頻的時候我的姑姑告訴我,我的母親向醫院遞交了前往武漢支援的申請。

在這場疫情面前,我們看到過人性的醜惡,但更多的是善良、勇氣和擔當。用生命值守的白衣天使;即使是感染人數不斷上漲,全國各地仍然一批又一批的醫生前赴後繼趕往武漢;在寒風中一個一個審查人員的交警;建設“火神山”醫院的建築工人;買空全球口罩寄往國內的海外華人……就連外國友人都說我們這個民族太團結了。我們普通人宅在家裏度過這個漫長的假期,有人說無聊、有人說憋悶,可是想想他們,我們待膩了的被窩是他們回不去的家。如果此時我沒能爲國家出力,但我保證,我一定乖乖待在家裏不給國家添亂。

世界衛生組織世界總幹事譚德塞說:“這是一個需要事實,而不是恐懼的時刻。這是一個需要科學,而不是謠言的時刻。這是需要團結,而不是羞辱的時刻。”

越是在這種危急時刻,我們越要保持理性,盡自己的能力,爲我們的祖國、爲我們的同胞做自己能做的,做自己該做的!

早上下樓扔垃圾的時候,我感受到外面的陽光真好。昨天已經立春,離病毒散去的日子又近了一步。待到春暖花開,讓我們一同走上街頭,沐浴陽光,溫暖彼此。

                                

 你的至親同胞



上一篇:一封家書
下一篇:寫給抗疫一線白衣天使的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