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grace小女十六岁

關于母親的記憶

時間:2020年05月09日 作者:刘玥 姚正 信息來源:本站原創 點擊: 字體:

——选煤公司 刘玥、姚正朗诵

 


姚:母愛是靜默的,是無需言語也能被感知被銘記的;

劉:母愛是歡騰的,是被吟唱、被歌頌、被贊揚的。

姚:然而今天,我們不做深情的吟誦,不唱高亢的骊歌;

劉:今天,我們只想在這個被愛環繞的日子裏,和大家聊一聊我們平凡的母親,講一講那些年我們和母親的故事。

劉:姚正,如果讓你用幾個詞來形容你的母親,你能想到哪幾個詞呀?

姚:那肯定是氣質高貴、膚白貌美、秀外慧中大長腿啊。

劉:哈哈,那是街上的時髦小姐姐,哪是你媽呀!

姚:行,那就嚴肅的說說母親,說說母愛,你是怎樣形容母親的呢?

劉:小時候,我對母親的形容詞有三個:“愛熬夜”“嘴巴挑”和“垃圾堆”。

姚:印象不怎麽好哦?說說看,怎麽回事?

劉:母親很愛熬夜,天天熬,月月熬,熬著幹啥呢,熬著上夜班。小學三年級,我爸失業,外債一堆,全家的吃穿用度全靠我媽一個人支撐。白班掙得不夠,晚上就加夜班,一小時、兩小時……一熬就是十多年,長久的熬夜很容易讓人內分泌失調身材走樣,所以小時候,我最怕的就是母親去給我開家長會,同桌的男孩會故意吹圓了腮幫子向我扮鬼臉,鄰座的女孩會悄悄跟我說你媽媽比我媽媽重一百斤。母親就像小學生眼裏的巨人,每次出現,總能引起議論和圍觀。這就是我媽,愛熬夜的我媽,在小學家長會上讓我蒙羞的我媽。

姚:哦,過勞發胖,讓你不好意思了,還有呢?

劉:母親嘴巴還很挑,西瓜中間最甜的那幾塊她不吃,排骨炖湯裏的大排骨大肉她不吃,過年時難得有的魚肉蝦肉她也不吃……每次都是我“大氣”的幫她解決掉這些,吃完後還能聽到我媽在旁邊寵溺的說謝謝,那時候我的腦袋瓜子就在想啊,我媽可真是傻,好吃好喝的全讓我吃了喝了,她竟然還開心呢。這種得了便宜又賣乖的“舉手之勞”,我一幫就是二十多年。

姚:你還真以爲母親傻呢,怎麽不愛吃好的!接著說——

劉:小時候我很愛看書,《意林》《讀者》《文摘》《特別關注》,這些都是當時十分受歡迎的書。每次母親從單位回來,總能給我帶上一兩本,但奇怪的是這些書的期刊號都是幾個月前甚至幾年前的,髒髒皺皺,還透著一股子黴臭味兒,母親解釋說這是他們單位訂閱的,看的人多,時間久,但其實我知道,這些書就是她從單位隔壁的廢品回收站撿回來的,我們班上的同學已經傳遍了,劉玥的媽媽愛鑽垃圾堆,劉玥的媽媽是“破爛大王”。

姚:看舊書、穿舊衣,是那個年代的標配

劉:對,那時我們不懂事,童年印象裏的母親就和別人貶損的詞語聯系到了一起。

姚:小時候我對母親的形容詞也有三個:“覺很少”“兩面派”和“很會裝行李”

劉:哦,說說看

姚:我媽的“覺很少”,初中時每天早上五點多給我打豆漿,高中時每天晚上十二點多等我放學回家,大學的時候更是每天24小時擔心我離家遠有沒有吃飽飯,我說媽你不累嗎,她說:“沒事兒,媽還年輕。”

劉:我們都沒想到是母親的責任心、操勞心。總以爲母親真的還年輕,等到我們長大,忽然之間,母親就老了!

姚:我媽還是個“兩面派”。高中叛逆期時,學業繁重,心情壓抑,每天回到家只想鑽進房裏倒頭就睡。和父母的話越來越少,聽到他們瑣碎的叮囑和唠叨時,總是忍不住發脾氣。父親氣的直罵我,而母親總是在父親要動手打我時拉住他順便說道我不懂事惹長輩生氣,過一會兒又趁父親休息了偷偷端一盤兒開心果來我房裏,壓低了聲音的跟我說父親是一時沖動讓我不要往心裏去。

劉:嚴父慈母啊!

姚:我媽還很會裝行李。上學時,每年春秋遊的同學中,我的行李箱永遠是最大的那一個。打開後你可以看到,裏面的衣服從短袖到毛衣,裏面的食物從大醬腌菜到包子饅頭,只要是家裏有的,我的行李箱裏絕對就有一份。每次拖著大大的行李趕到營地時,總有同學調侃說:“你這裝備都夠冬眠的了”。

劉:這可是門技術活啊!

姚:是啊,這就是我媽,“覺很少”“兩面派”還“很會裝行李”。

劉:現在的我媽,用幾個詞形容就是“愛運動”“聽話”和“依然熱衷垃圾堆”。

她現在還是很胖,快150斤,衣服要買最大碼,走路慢吞吞,但現在的我會帶著她一起跑步,一起運動減肥,我知道她的胖是爲了這個家而向歲月做出的獻祭,我希望她能在生活稍微好一些的現在,向歲月要回健康,健健康康的看我越來越好,健健康康的再陪我一百年。

姚:生活好了、操心少了,有時間運動了。

劉:她現在還特別聽話,西瓜最中間的那部分,我用勺子舀好,她就吃;排骨炖湯裏的大排骨,我做給她也舍得啃;以前總挑的魚肉蝦肉現在也不挑了,我把蝦剝好,她蘸著醬料一口吃掉。吃完還是不忘跟我說一句謝謝。

姚:物質豐富了,孩子長成大人,老人就像孩子,需要呵護了。

劉:但我媽始終改不了的,就是一點,“愛翻垃圾堆”。她常說我和我爸的房間就像垃圾堆,衣服亂放、書本亂堆,但每天在我下班回家後,總能看到我媽在我們的“垃圾堆”裏忙碌著,忙著把“垃圾”整理、分類,忙著讓這個垃圾堆明亮、溫馨。

姚:那些舊衣、舊書、舊物件,都是曾經的日子,那裏有老人的記憶。

劉:是啊,經過我媽這一番翻箱倒櫃,我們的家,變得整齊了、潔淨了,找東西也方便了!

姚:現在的我媽,用幾個詞形容就是“睡挺香”“中立派”和“依然很會裝行李”。

現在每天早上,我出門前熱上粥煮好蛋輕輕關門上班,下班回到家,依然能吃到我媽做的熱飯熱菜,吃完後一起洗碗收拾餐桌,不到10點,只要我一跟她說晚安,她肯定乖乖上床好好睡覺。我懂她的心安,也享受著這份幸福日子中的平淡。

劉:老人徹底放心了,天倫之樂、有滋有味!

姚:現在我和父親再也不會兩極對戰了,我們時而是父子,時而是兄弟,我學習著他身上的歲月積澱,他包容並接受著我身上的意氣風發。母親看到我們和平相處,總會發出會心的微笑。

劉:知子莫若父,愛子莫若母!

姚:唯一還未變的,依然是我那大大的行李箱,依然是行李箱裏的包子饅頭大醬腌菜,這些可能看著並不起眼,但我卻最吃得慣。

劉:那是母親的味道、故鄉的味道、童年的味道

姚:對,那是我們走遍天涯海角,永遠忘不了的味道。

劉:小時候,我們坐在高高的谷堆上,聽媽媽講那過去的故事;

姚:現在,我們在這個講述愛的日子裏,把我們的故事,講給母親,講給每一個感受過愛的人聽。

劉:最後,我們想和大家一起來聽一首歌,聽一聽《媽媽的歌謠》。


上一篇:涓涓細流?溫潤如玉
下一篇::沒有了